http://www.yusheng-china.com

世界体坛团结战疫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目前全球的体育赛事大都处于停摆的状态。体育组织收入下降、俱乐部员工面临下岗、运动员难觅训练场地……体育界的各方参与者都面临着不少困难。面对疫情,全世界的体育人也积极想办法,寻对策。

  赛事停摆,首当其冲的便是俱乐部。据估算,受英超联赛暂停影响,缺少了电视转播、比赛日收入、商业赞助、零售等收入,曼联、曼城、利物浦3支球队损失均在1亿英镑以上,而全部20支英超球队的损失总计高达10亿英镑以上。一些依靠比赛日收入的低级别中小俱乐部更是面临生存危机。

  困境之中,降薪成了不少俱乐部缓解生存压力的选择。北京时间4月9日,西甲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宣布,一线队球员、教练组和高层自愿根据赛季结束时的情况将今年的薪酬降低10%或20%。此前,包括西甲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意甲尤文图斯,德甲拜仁慕尼黑等多家足球俱乐部均发布了大幅降薪的决定。目前,意甲、法甲等职业足球联赛也发布降薪相关政策。

  相比“家底”相对充裕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不少奥运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则要艰难得多。东京奥运会及各项目世锦赛等重大赛事的推迟,将使这些体育组织损失相当大一部分收入。因此,世界田联等组织不得不选择让部分雇员临时下岗。

  北京时间4月14日,世界帆船联合会宣布,大部分员工至少临时下岗至5月6日,并让工资在一定标准之上的员工减薪20%。北京时间4月1日,国际乒联也宣布包括主席在内的全体工作人员自愿降低今年薪酬,全力以赴共渡难关。国际奥委会委员、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科茨也宣布自愿减少其在澳大利亚奥委会的20%年薪。

  4月初,科茨在国际奥委会的同事、加拿大籍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海莉·维肯海瑟尔就开始四处奔走,为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工人运送个人防护装备。作为加拿大女子冰球队的历史得分王以及4届冬奥会金牌得主,维肯海瑟尔在2017年退役之后选择到卡尔加里大学医学院就读,由于医学院学生不能直接参与新冠肺炎病人的治疗,维肯海瑟尔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做出贡献。

  截至上个周末,维肯海瑟尔和同学、志愿者一起,筹集了大量防护装备,由他们自己或其他司机运往加拿大各地。像维肯海瑟尔一样,全世界的众多体育人正利用各自所长抗击疫情,共同帮助世界体育早日重回正轨。

  包括红牛、雷诺、梅赛德斯等7家总部位于英国的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车队接过了超过两万台呼吸机等呼吸辅助设备的订单;原本生产头盔等冰球装备的厂家开始制造类似口罩的面部防护装备;堪萨斯城酋长队的劳伦·杜韦奈—塔迪夫是美国橄榄球大联盟中唯一一名具有医学专业学位的现役球员,麦吉尔大学毕业的他虽无法直接治疗病人,但利用社交媒体向自己的众多关注者持续提供健康防护指导。不同的战线上,都有体育人奋战的身影。

  无论降薪还是其他力之所及的措施,都是在帮助他人抗击疫情。前利物浦队球员墨菲曾表示,短暂的牺牲是为了长远的将来考虑,球员们需要主动接受降薪,以帮助小球队生存。“足球大家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团结。”

  在很多选择降薪的球队或是体育组织中,降薪的对象往往是高收入的一线队球员或高层管理人员,从而换取球队中的非球员雇员或组织中的低级别职员能够在疫情期间得到足额的薪水。后者虽收入相对较低,但在机构运转和体育活动中的作用同样无法替代。而就一个运动项目的整体体系而言,收入较低的低级别联赛恰恰为运动项目奠定了基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英超联赛会向低级别联赛垫付1.25亿英镑,以扶持俱乐部渡过难关。此刻,帮助他人也是帮助自己。

  面对疫情,世界体育大家庭要团结在一起,每个人都做出自己的贡献,争取早日实现体育赛事的正常运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